您的位置 : VIP小说推荐网 > 小说库 > 言情 > 别对姐放电姐是绝缘体

更新时间:2019-07-10 15:13:48

别对姐放电姐是绝缘体 连载中

中文在线

来源:落初文学 作者:孤雁雪鸿分类:言情主角:文锦荷焦茂盛

新书推荐,《别对姐放电姐是绝缘体》由孤雁雪鸿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文锦荷焦茂盛,书中主要讲述了:一个渔民的女儿,几经磨难,在爱与恨,情与法,罪与罚,正义与邪恶的较量中,逆袭成叱咤风云的卧底警花。文锦荷:出身寒门,两母一弟,生死悬疑,疑窦丛生;邂逅爱情,久虐成魔,欢喜冤家;专心打拐,卧底黑帮,扑朔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。面对这帮穷凶极恶的歹徒,文锦荷容不得自己有任何仁慈的想法,她看准那冲向最前面的板寸,一只手抓住他的手腕,抖掉他手上的匕首,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一个飞毛腿,重重地踢在他的膝盖上,瞬间,板寸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声,跪倒在地。

车厢里响起了雷鸣般的声音,大家都在为文锦荷的勇武而鼓掌。光头并非省油的灯,他见板寸吃了大亏,马上向长发哥示意一下,趁着文锦荷还没来得及喘过气的当口,神不知鬼不觉的闪到了她的两侧,将匕首同时向她的腰际间刺去。文锦仪吓得面色成灰色,大喊了一声,姐,小心,你两边有人。

文锦荷来不及躲闪,只得硬着头皮,霸王硬上弓,快速地抓住光头拿着匕首的手,用力一拉,将他摔倒在地。殊不料,长发哥像猛虎下山一般,一个侧转,拿着匕首向文锦荷的背后刺去,突如其来的变化,大家都一阵惊愕,不忍看下去。这时,一个高大的身影闪将过来,挡在了长发哥的前面。

顷刻间,高大的身影倒在地,殷红的鲜血从他的腹部流了出来。就在大家惊慌失措的时候,现场一片混乱,光头见势不妙,带着同伴打着飞脚,准备逃离。恶有恶报,善有善报,不是不报,时候已到,就在这时,警笛呼啸而来,两辆警车戛然而停,几位警察跳下车,从四个方向包抄过来,光头三人被团团围住,无路可投。

光头无心抵抗,一**坐在地上,长叹一声:真是阴沟里翻船,没想到败在一个小娘们儿手上,看来这牢饭有得吃了。

文锦荷转身一见地上的一摊鲜血,顿时惊呆了,她马上蹲下,扶着焦茂盛的头,眼泪汪汪地说,花少,怎么是你呀?快醒醒。

焦茂盛勉强睁开眼睛,迷迷糊地看了一眼文锦荷,用尽力气说,我更正一下,我不叫花少,我叫焦茂盛,政法大学的学生,在船上就已自报家门,这回你可要记住呀。话一完,焦茂盛就昏厥过去,人事不省。

“我记住了,马上就送你去医院,你快睁开眼睛,我不许你睡觉。”文锦荷没想到这个花少竟然这么傻,居然用身体赤手空拳的为自己挡了一刀,她泪眼婆娑地说。

文锦仪早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得魂飞魄散,惊魂未定,等她回过神,泪样朦胧地看了一眼文锦荷,发现她安然无恙,心里安慰了许多,可是,当她看到躺在姐姐怀里的满身是血的花少时,心里没有了嫉妒,只有真心的祈祷。

几名警察马上过来清理现场,见焦茂盛受伤了,马上将他抬上警车;文锦荷姐妹因要去派出所录口供和做笔录,也跟着上了车;另外两名警察带着那个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上了另一辆警车,众人作鸟兽散。

警察把焦茂盛送到医院抢救室后,留下一个警察办理手续,把文锦荷姐妹带回了派出所,录完口供,做完笔录后,派出所的罗所长握着文锦荷的手,激动地说,非常感谢你,文锦荷同学,希望两年后我们能成为同事。

“这是我们应该做的,有机会的话,我期待跟早一天成为您的同事。”文锦荷谦虚地说。

后来,据负责这个案件的警察说,多行不义必自毙,光头那三个人是惯扒,已经几进几出了,是监狱里的老主顾,派出所已经盯他们很久了,一直不敢出来做案,没想到今天一出来,就碰上了你们,也算他们倒霉。

在派出所门口,那位抱着孩子的中年妇女非常激动地拦住了文锦荷两姐妹,她紧紧地握着文锦荷的手,满含热泪地说,姑娘,要是没有你们的帮忙,我的钱就找不回了,这可是准备给我儿子动手术的钱,谢谢你们救了我儿子;另外,那个受伤的小伙子应该是你们一起的吧,是个好人,请代我向他问好,真心地祈祷他平安无事。

“不客气,嫂子,快带你儿子去医院吧,动手术要紧,我会代为转告的,他一定会没事的,您放心去医院吧。”文锦荷一见她怀里病得不轻的孩子,鼻子酸酸的,马上劝她走。

罗所长考虑到中年妇女要带孩子去医院动授首,他走了过来,关切对中年妇女说,你儿子的病不能耽误了,我让邱警官开车送你去医院吧,现在就上车。

中年妇女千恩万谢地告别文锦荷姐妹,跟着邱警官上了车,车子开动后,她还打开车窗,伸出手,不停地向文锦荷姐妹挥手。

“我们也走吧,锦仪。”文锦荷送走中年妇女后,一阵辛酸,她有点放心不下花少。

“去哪呀?姐姐。”文锦仪明知故问,其实,她想去医院看看花少,毕竟花少是为姐姐受的伤,于情于理,都得去看看他。

想起这一路上,花少的种种做派,文锦荷心里尽管很矛盾,但心里已经有了放不下的人,她不假思索地说,去医院吧,也不知花少怎么样了?

文锦仪虽然嘴上没这样说,但心里早就在担心花少,而姐姐的想法无疑是她心中的期待,很高兴地说,姐,那个花少还真不错,做我姐夫也勉强可以的。

“你呀,少胡思乱想,这是两码事。”文锦荷没有妹妹这么冲动,理智战胜了情感,她知道,这才是开始,将来怎么发展,谁也无法去预料,只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。

“姐,你对花少就没一点感觉?”

“但愿那家伙没事,”文锦荷心乱如麻,除了希望花少没事外,暂时不会去想儿女情长的事,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花少平平安安的,不然,她这一辈子也会不安宁,她岔开话题,若有所思地说,“我们打车去吧,兴许还能帮点忙。”

在抢救室的门口,护士正在对守在门口的民警大声地说,你们通知家属里没有?病人失血过多,需要马上输血,可是,我们血库里的血浆用完了,真是急死人!

文锦荷姐妹正好到了抢救室门口,护士的话如同豆腐拌青葱,说得一清二楚,必须马上给花少输血,不然他就有生命危险,她毫不犹豫地挽起袖子,走到护士面前,焦急地说,护士,我是万能献血者,快输我的吧,救人要紧。

“你是谁?病人又是你什么人啊?”文锦荷的贸然出现,很是唐突,护士盘问她。

“我叫文锦荷,警察学院的学生;他是我我……”

民警一直在联系家属,可对方始终没有接电话,他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一听文锦荷这么说,悬着的心落地了,她看了一眼文锦荷姐妹,急急地对护士说,这两人我认识,就抽她的血吧。

白色的床单,白色的天花板,白色的墙壁,灰白的脸,文锦荷躺在病床上,看着自己鲜红的血一点一滴地滴进花少的血管里,眉毛舒展,心情舒畅起来,她满眼柔光地看着对面床上的那个陌生而熟悉的男生,眼泪不自然地流了出来。

文锦仪坐在病床边,摸着姐姐的手,脸上也挂着泪珠,哽咽着说,姐,让护士抽了那么多的血,你真是不要命了,以后再不许你这样。

“傻妹妹,姐姐身体好着呢,这点血算什么吧,你想,花少与我们无亲无故,却为了救我,连命都不要了。”文锦荷知道自己从此以后很难逃脱对面这个男生了,毕竟,血浓于水,心与心相牵,两人的生命已经融合在一体了,想要彻底分开,谈何容易。

“这倒是,要是有哪个男生愿意舍命救我,我也不会无动于衷的,姐,我真为你们高兴。”文锦仪很是羡慕自己的姐姐能遇上这么个仅仅萍水相逢,就能舍身相救的人。

“说什么傻话呢?锦仪,我可希望你平平安安的,什么都不要发生。”文锦荷摸了一下妹妹的秀发,满眼爱怜地说。

“花少什么时候才能醒来呀?”文锦仪的小脑瓜子就没有闲过,她又开始杞人忧天了,“可千万别成植物人啊。”

“锦仪,你怎么老是想些不着边际的事啊,他又不是头部受伤,怎么会成植物人呢?”文锦荷为妹妹的奇思怪想感到好笑,马上解释说,“你睡一会儿吧,我相信他一定会醒过来的。”

“我还不是为姐担心啊,万一他醒来了,却什么都不记得了,那你怎么办呀?”文锦仪目光柔和地盯了一眼对面床上的花少。

小说《别对姐放电姐是绝缘体》 第18章 英雄救美正当时 试读结束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惊悚悬疑小说
  2. 情有独钟小说
  3. 宠婚小说
  4. 婚姻爱情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